壹定发官网登录-壹定发登录-壹定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教学园地 - 专家引领
发表日期:2013年6月16日 编辑:王荣荣 有268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
我们怎样做教育案例研究(转载)

本篇为转载

 

教育案例研究是目前各个学校日趋流行的一种教育科研方式。它的日趋流行,大抵有2方面的原因。

其一:是课改的需要。新的课程理念、新的教材、新的课程评价观等等,这些都强力地冲击着教师的发展体系,迫切要求教师尽快地提高专业化水平,需要教师对教育教学中的行为以及由此产生的结果进行审视和分析,也就是要进行及时的、反复的、深刻的教学反思。而教育案例研究,就是我们教师对自己的教育教学实践进行深刻反思的最好形式。

其二:是实在。我们知道,卡拉ok之所以流行,是因为它易学好唱,老少皆宜。同样的,案例研究的流行呢,是因为它适用于我们每一位教师,是真正属于我们教师的教育科研。它看得见、摸得着、也做得到,既实实在在,又行之有效。案例研究它撩开了教育科研的神秘面纱,使教育科研不再显得高深莫测、高不可攀。

那什么是案例?什么是案例研究?我们怎样来做教育案例研究呢?这就是今天我们要谈的问题。

 

一、什么是教育案例?

请看大屏幕上出示的这篇文章——美国教师教蚯蚓

这是一堂小学自然课。一上课,教师说这节课上“蚯蚓”,请同学们准备一张纸,上来取蚯蚓。同学们捏着纸片纷纷走上讲台取蚯蚓。许多蚯蚓从纸片上滑落下来,同学们推桌子挪椅子地弯腰抓蚯蚓,整个教室顿时乱作一团。教师却一言不发,站在讲台旁静静观察。课后,老师对不甚理解的听课者说,上了一节“蚯蚓”课后,假如连蚯蚓也抓不住,那么这节课还有什么意义。   

同学们抓住蚯蚓回到座位后,老师开始了第二个教学环节:请同学们仔细观察蚯蚓的外形等有什么特征,看谁能把它的特征最后补充完整。经过片刻的观察,学生们踊跃举手。   

生1:虽然看不见蚯蚓有足,但它会爬动。   

师:对。

生2:不对,那不是爬动而是蠕动。   

师:对。你说得更准确。   

生3:蚯蚓是环节动物,身上一圈一圈的。   

师:对。   

生4:它身体贴着地面的部分是毛茸茸的。   

师:对,你观察得很仔细。   

生5:老师,我刚才把蚯蚓放在嘴里尝了尝,有咸味。   

师:对,我很佩服你。   

生6:老师,我用线把蚯蚓扎好后吞进了喉咙,过了一会儿我又把它拉了出来,它还在蠕动,说明它生命力很强。   

此时,老师的神情变得庄重起来,激昂地说:“完全正确!同时我还要赞扬你在求知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这种勇敢行为和为科学献身的精神。同学,我远不如你!” (选自访美学者陈钟梁在《文汇报》上撰写的文章《美国教师教蚯蚓》)

这就是教育案例。类似这样的例子,这样的事情,这样让人记忆深刻、使人心动的教育情景,在我们的学校生活中很多。如果我们用文字把它记录描述下来,就是一篇非常生动、非常典型的教育案例。

那什么是教育案例呢?教育案例是指在真实的教育活动中发生的典型事件,是围绕事件而展开的生动的故事,是对事件的真实的描述。概括地说,案例是事件,案例是故事,案例是描述。一堂课、一个教育活动、一个教育情景、一次师生谈话、一个精彩的教学片段等等都是教育案例。教育案例弥漫在学校教育活动中,无处不在,无时不在。

下面说说教育案例的特点

1真实性。教育案例讲述的是过去的、已经完成的教育事件,而不是对未来的展望。写的是真实发生的教育实践,而不是描述自己的教育想像。表现的是教师个人的生活史和个人生活的重要的实践意义,不是坐在办公室里杜撰出来的虚假的事件。

2故事性。以往有的教师撰写的教学论文、教学经验总结要么只有理论性或经验性的知识,要么只有抽象的某类学生,而没有具体的、独特的学生,也没有教师个人的真实的理解和体验。教育案例重新关注教师自己的亲身经历,不仅把自己摆进去,也把活生生的学生摆进去,而且把写作的对象从知识事件转换为人的事件,是人与知识打交道或人与人打交道时发生的某个故事。

3价值性。案例源于学校生活,我们可以在学校的日常生活中时时看到许多事件,但 这和教育案例不是一回事,教育案例要比日常生活集中得多。教育案例描述的故事内蕴丰富,具有教育研究价值。有时我们看一个案例,虽然是小小的朴实无华的,但蕴涵丰富,从多个角度加以分析,都能给人许多十分有益的启示。前面讲的《美国教师教“蚯蚓”》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具有教育研究价值的案例。

 

二、什么是教育案例研究?   

所谓教育案例研究,就是将教育案例作为研究的对象,通过对案例的分析解读和理性思考,获得教育的新经验,概括教育的新方法,启迪教育的新思想,提升教育的新理念。教育案例研究它是一种理论与实践之间的对话,是教师重新认识那些事件、整理自己思维、更新自己的教育教学理念的过程。教育案例研究的实质是对教育事件现象的解释,是对已有教育实践的理性开掘和理论解释。

教育案例研究有如下三个特征

1、教育案例研究是质的研究。它是以质的研究为方法论,以揭示教育实践事件或教育现象中的本质的研究。  

教育案例的记录是为了研究,研究是为了解剖案例的本质、解剖案例(现象)背后的真实。教育案例的研究是在质的研究中展开、分析、描述并完成的。

2、教育案例研究的方法是归纳法,它是采用归纳(而不是演绎)的方获得某种教育知识或教育信念的。

下面说一个教育案例研究的例子。

请看屏幕——题目是:从交往需要到交往行动:教育之本真    

作者这样写道:   

曾看到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   

美国有个儿科医生叫戴比,一次,她带了二女儿歇若与几家朋友一起外出野餐。几家人的五、六个孩子都不过四五岁,碰到一起便唧唧喳喳地打闹玩耍。忽然,歇若不知为什么,跟另一个叫安娜的孩子闹了起来,便跑到母亲跟前去告状:“妈味,安娜不让我玩跳绳。”   

母亲并没有出面调解,而是说:“亲爱的。去同安娜协商一下。”   

歇若离开母亲后,一边跑一边叫:“安娜,妈妈说,让我玩一下。”   

歇若的“假传圣旨”引得大人们都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看来问题并没能解决,歇若又跑回母亲跟前,红着眼睛,嘟着嘴,又来告二状:“妈味,安娜还是不让我玩。”   

母亲对女儿说的还是那一句,但加了些鼓励:“亲爱的,去同安娜协商一下,妈咪知道,你一定可以做到的!”   

歇若于是慢慢地挪近安娜,一声不吭地看着安娜和其他孩子玩跳绳。一会儿,她用很一般、很平和的语气问:“我能玩一下吗?”   

安娜看了看说:“你可以玩一分钟。”   

歇若很快地接过跳绳,说:“谢谢,我先玩一分钟,然后轮到你。”   

就这样,歇若的谈判成功了。   

在这个案例的解读中,作者获得的中心观点是:从交往需要到交往行动:教育之本真。   

作者说,“这是生活中一件很不起眼的小事,也许我们会觉得它随处可见,随时可遇,并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其实不然,只要我们细细琢磨一番,就会发现它是那么耐人寻味。我姑且不妄言它是否体现了本源意义上的教育,但我们至少可以从中观照出真正的教育的缘起和真正的教育的运作原理。”   

接着作者从两个方面展开了分析和解剖(略):首先教育缘起于交往的需要。其次,教育伴随于交往的过程。在两个方面的分析中得出结论:“教育始终伴随于交往的过程,也只有在交往的过程中才能实现。”    

这就是归纳,作者的理性认识和观点是从对案例的分析中归纳出来的。

3、教育案例研究是符合教师工作特点的实践性研究。教师的日常工作就是教育教学实践。教师每天在校园里、在课堂里与孩子们接触交流,生活在一个个教育事件中,生活在一个个教育情景中。因此,教育案例研究确实是符合学校实际和教师工作特点的一种很好的研究方法。说到这里,我想似乎很有必要就学校教师搞教育科研教育理论工作者搞研究不同之处作一下分析说明:

价值取向上,教育理论工作者的研究是为了回答“是什么”的问题,诸如“教育是什么”“教学是什么”“课程是什么”,是在理论层面上揭示教育中诸多问题的本质和内涵及其规律;我们教师的研究是为了回答“怎样做”的问题,为了达到教育目标,教育教学该怎样做,课程实施中的诸多问题该如何解决,对问题的解决该采用怎样的解决策略和行动方案。我们追求的是怎样的教育教学行为才更科学、更完美。即便在教育案例研究中所获得的理性认识也是基于实践层面上的扎根性理论,而不是普适性理论。   

研究对象上,学校教育科研直接指向学生,教育科研的成果也直接地反映在学生的发展上,学生是人,是将要成为社会接班入和建设者的一代新人,教育促进人全面发展的价值观决定着我们不能做未知结果的试验。理论工作者不同,其研究不直接作用与人,研究成果是真理,会受人称赞,得到应用;是谬论,会受到批判,受到吐弃。所以,这就要求我们学校、我们教师在教育科研的选题上、在新的改革方略的采用上慎之又慎。不然,就会贻误一批人,甚至一代人。    

研究方式上,理论工作者更多的是采用文献法,在资料中比较、辨析,进行理论上的立论和自圆其说的论证,是一种哲学思辨式的研究,在丰富教育理论体系和思想体系上作出他们的贡献。而我们学校、教师的研究工作本质上应该定位于在教育实践层面上的创新,是一种以解决教育实际问题为目的的行动的改革,是在对传统经验的反思批判中的实践创新。当然,实践创新离不开理论的指导,离不开专业引领,所以,学校教育科研也是一种理论应用的实践研究活动。   

研究主体上,理论工作者更多的是“个体户”,好似漂流到孤岛上的鲁滨逊。我们学校教育科研的主体是在课堂教学第一线的广大教师。我们教师就好比是“合作社” 中的成员,是研究的同伴,在相互切磋、相互学习中交流技艺,在同伴间的“头脑风暴”和教学技艺比练中,共同成长。

基于以上的分析,我们应该思考一个问题,即学校教育科研我们能做什么?我们不能做什么?我们应该怎样开展研究?以往,我们在教育研究理论专家的指导下,常常采用实验法。谈课题,必谈实验班、对照班、变量和应变量,总结课题研究成果必用统计测量法进行差异性检验。在长期的实践中,我们已越来越感到这种来自于自然科学的实验法,不符合学校教育的实际,不符合我们教师的工作实际,自然地我们教师会对教育科研望而生畏、望而却步。因为,学校教育科研指向的研究对象是学生,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研究操作的环境是不断变化的,所谓变量是很难控制的,学校不是可以人为控制的实验室。再者,学校教育科研本质上是基于解决教育实际问题、改善教育行为的活动。在不断改善教育行为的过程中,教师和学生共同成长,达到师生双赢。

 

三、我们怎样做教育案例研究?

教育案例研究是以讲故事的方式表达对教育的解释和理解。它不直接定义教育是什么,也不直接规定教育应该怎么做,它只是给读者讲一个或多个教育故事,让读者从故事中体验教育是什么、应该怎么做。进行教育案例研究,要有“绝知此事要躬行”的手,要有“留心处处皆学问”的眼,要有“吾日三省吾身”的心,要有“跳出庐山看庐山”的胆。   

1.勤记案例   

莎士比亚告诉我们:“世界就是一个舞台”。在教育这个舞台上正在经历着许许多多平凡的和不平凡的故事。教育案例可以是自己的实践记录,也可以是别人的成功经验。一方面要勇于实践,在实践中创新,在实践中创造出典型的教育案例,能成为教育案例的事件都是教育创新的结果。另一方面要养成观察的习惯。罗丹说,生活中不是缺少美,缺少的是“发现”。我们要善于发现教育案例。有人说画家有一双“画家的眼睛”。教师应该要有“教师的眼睛”,说的就是教师要有教育敏感。加拿大的课程学者说:教师从事实践性研究的最好方法是说出和不断地说出一个个“真实的故事”。教育案例的记述,要求我们教师能够看到、能够关注平时视而不见的寻常事件,然后把自己遇到什么问题怎样遇到这个问题怎样解决这个问题的整个过程记录和描述出来。    

2.开掘主题   

典型的教育案例,意蕴丰富,要善于开掘出其中的主题。如《美国教师教“蚯蚓”》一例,我们可以从学习方式的变革来分析,也可以从教师的课堂评价来解读,还可以从教师在教学过程中的角色来理解。

案例:开放的生成的课堂

体育课上,学生们正排着整齐的队伍,认真地听孙老师讲解。这时,操场上不知从哪里钻出了一只绿色的小青蛙,在学生的队伍中跳来跳去,顿时,学生队伍炸开了锅一样开始沸腾起来,再没有人仔细听孙老师的讲解了。   

看着这只“惹祸的青蛙”,孙老师气不打一处来,真想让学生把它给扔得远远的。但是,看着青蛙一蹦一跳的样子,孙老师突然灵机一动,何不让这个立定跳远的“小能手”一起参与到课堂中来呢?于是孙老师改变了原有的教学设计,让学生全部围到青蛙四周,仔细观察青蛙是怎样立定跳远的。学生的情绪顿时高涨起来,有的说:“青蛙先是双腿弯曲,跳出去的时候后腿好像非常用力。”有的说:“青蛙着地时是前脚掌用力,身体全部展开。”有的说:“青蛙跳远时两腿是分开的……”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在了解了立定跳远的基本动作要领后,孙老师又让学生们开始模仿青蛙的姿势进行动作练习。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小教练”,学生们一个个跟在它后面,模仿、练习、纠正、再练习,练得别提有多带劲了。体育课顺利结束了,这只惹祸的小青蛙俨然成了赫赫的“大功臣”。它给学生上了一堂最最生动、难忘的体育课。    

分析:在我们的课堂教学中,经常会发生各种各样的意料不到的突发事件,在这种情况下教师应该怎样处理呢?很多教师都会设法排除外界的干扰,重新把学生拉回自己原先设计好的轨道上,不让学生有任何机会越雷池半步。而这位孙老师,凭借自己的教育智慧与应变能力,把一只惹祸的小青蛙变成了重要的课程资源。从而使教学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由此可见,教学不是一个封闭的过程,它是动态的、变化的、开放的,是丰富多彩生活的一部分。教师必须有动态生成的观点、强烈的课程意识,主动建构教学与社会、世界和日常生活的广泛联系,把各种有益的素材性课程资源引进教学中来,让学生感受到时代的气息、生活的脉搏,体验到学习的乐趣。动态生成的教学观不论是教师还是对学生来说,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更大的挑战。

这一例,作者用动态生成的教学观,分析了教师要从学科意识转为课程意识,凭借教育智慧充分利用教学过程中意外出现的课程资源。   

3.乐于反思。   

案例 

日本近代有两位一流的剑客,一位叫宫本武藏,一位叫柳生又寿郎,宫本是柳生的师傅。当年柳生拜宫本学艺时,曾就如何成为一流剑客请教老师:“以徒弟的资质,练多久才能成为一流剑客呢?”宫本答:“至少10年。”   

柳生一听,10年太久,就说:“如果我加倍努力,多久可以成为一流剑客呢?”   

宫本笑了笑。   

柳生又说:“如果我再付出多一倍的努力,多久可以成为一流剑客呢?”   

宫本叹了口气答道:“如果这样的话,你只有死路一条,哪里还能成为一流剑客?”   

柳生越听越糊涂。   

这时宫本说:“要想成为一流剑客,就必须留一只眼睛给自己。一个剑客如果只注视剑道,不知道反观自我,不断反省自我,那他就永远成为不了一流剑客。”    

宫本不愧为一流剑客,言之凿凿,字字珠玑,让柳生茅塞顿开!

其实,我们的教学也是如此,如果我们教师只顾埋头拉车,几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默默耕耘,从不抬头看路,也不反思回顾,那么充其量他只能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教书匠,而永远成不了一流的教育家,教学工作只能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哪会出现“岁岁年年人不同”的新气象呢?

反思在教育案例研究中非常重要,思广则能活,思活则能深,思深则能透,思透则能明。如果我们能始终坚持每日反思自省的习惯,那么,你就会始终保持与最前沿最深刻的教育思想的接轨;如果我们能始终坚持每日反思白省的习惯,那么,你就会在不断反思中改进自己的教育实践,重建自己的教育生活,你就会在教育实践中不断提升自我,超越自我,实现自我。

4.敢于质疑   

案例 

有个穷人供奉了一尊神像。他虔诚地祈求神为他赐福,结果他变得越来越穷了。后来,他一气之下抓起那尊神像向墙上摔去,神像的头破了。这时,从神像的脑壳里掉出了许多金子来。这人把金子拾起来,大声地说:“我看你既可恶又愚蠢,我尊敬你的时候,你一点好处也不给我;我打烂了你,你却给我这么多好东西。”

反思我们的教育,我们不是也在自觉不自觉地制造许许多多的神像吗?而且还在不断制造着。一家之言、一方经验、一个规则、一条规律,这些原本来自个人探索的极普通的东西,一旦披上了理论的外衣,戴上了权威的面具,就摇身一变成了主宰人们灵魂的神像。而我们许许多多的教师也渐渐地习惯了仰视,习惯了充当忠贞不二的教育信徒。我们不知道每一尊古老陈旧的教育神像里,其实都可能藏着只有打破了它才能获得的金子。杨启亮教授在谈及新课程时说,在新课程实施中,要奋力打破两种权威:一种是所谓的理论权威,一种是所谓的经验权威。惟有如此,新课程才能在“新”字上得以实现。教育案例研究也需要这种勇气,敢于质疑,敢于发表自己的体验,敢于说自己的一家之言。惟有这样,你才会逐渐形成自己的扎根性理论,才会在新课改的征程中有所作为。



相关专题: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打印本页
 
版权所有  2007-2014 壹定发官网登录

维护:牟平区实验小学网络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