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定发官网登录-壹定发登录-壹定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诗韵书香1 - 诗韵书香
发表日期:2018年4月10日 出处:原创 作者:王香 编辑:贾乐玉 有150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
杏花依旧在,笑迎春风归

   

                                                                                                                                          王   香

         除过梅花、迎春、连翘们,朔冬之后,大规模隆重盛开,为天地送来第一重豪礼,堪为人间第一枝的,窃以为当之无愧的,是杏花。一月梅花,二月杏花,三月桃花,四月牡丹,五月石榴花……民间百姓早有定论。杏花,杏花,幸运之花,幸福之花,古人为杏儿起的芳名今犹在,古人的雅趣雅意今犹在,古人曾上演的一幕幕人间情景剧,今犹在。

        往事越千年,物是人却非。杏花依旧在,笑迎春风归。何处杏花美?十里杏花谷。寻春去,寻春去,寻找早春的天使杏花去,再赴一场春天的约会,再赴一场春天的盛宴。

闻说,十里杏花谷杏花的渊源和原缘,与当地一位悬壶济世的慈悯郎中不无关系。他替人治病抓药,从不收人家钱财,只要求患者病好以后,在他住的山上种植杏树,病重的种五棵,病轻的种一棵。几年下来,他家附近的杏树也蓊郁成林,花期过后,树上又结满了金黄透亮,香甜多汁的杏子,他就把杏子或送或卖给他人。有一年,他将祖传《张氏家藏秘方》之苦杏仁丹的秘方公之于众,救治了家乡许多咳嗽不止,睡卧不得的病人当人们上门酬谢时,他分毫不取,并号召乡亲们在自家房前屋后种植杏树。——于是,疾病痊愈的人们,就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怀了不同的情意和情趣,将杏树点种在此处,彼处;高处,低处;溪畔,地头……早的已有上百年之久了,晚的则几十年十几年。种杏蔚然成风后,大饱口福眼福和心灵之福的今人们也栽杏不已,而今最新植下的杏树,看样貌该是去年才移植下的吧,手指粗细,枝桠上已经攒满了如雪如珍珠的杏花们,笑意盈盈迎春风,礼待四面八方客。

        还有一个周才是本地久负盛名的杏花节啊,可是杏花谷里早已是车水马龙,游人如织。跻身其中的我,边赏杏花边感慨:以此时此刻为节点,此前,再前,前到百年前甚或更远时,谁人来过?赏过杏花否?喝过杏花酒否?有着怎样的心境呢?也是吹笛牧童为他指路的吗?而今后,再今后,百年后,还有谁,怀着同样的雅兴再来,再来,续接我们的爱杏前缘呢?

        牵引着收不住的无边思绪,放开了脚步造访杏花去——

 这一户人家,门扉上锁,且已锈迹斑斑,主人家可能久已远迁他处。可是院内院外,几株大小杏树开满了幸福的花,将宅院映衬得亮晃晃的,仿若有天光伴着天使将要莅临人间。原来正有归来的燕儿在翩跹,惹得杏花醉。于是,杏花的亮丽,燕儿的呢喃,将居屋渲染得热热闹闹的,仿若主人不曾离去。这一情境,古人是这样描述的——“谁家旧宅春无主,深院帘垂杏花雨。香飞绿琐人未归,巢燕承尘默无语。”

 那一户人家,门扉敞开,院内挂满晾晒的衣物,还有鸡鸭在漫步,证明着屋主一家,正安好在静美的岁月里。可是,院内一树树的杏花,按捺不住春到人间的欣喜,长枝短枝擎出一串串的杏花,大有“引蔓殷勤远过墙”的通邻热情,正应了古人“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的那份情致。

“一枝独放不是春,万紫千红春满园。”不仅是这家那家一家两家有盛开的杏花,站在街巷这一头,放眼那一头,家家门前的杏树,都成了“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了。杏树们头顶着无数的花朵,排闼成了两列杏花的阵仗,夹道欢迎你。暖而亮的阳光下,你会顿生“天为我春”的女王自豪感喜悦感,并生发出一点悠远的想象:明早,这里也会“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吧。

在小村外,弯弯溪水流淌有致,让人萌生出也来上演一场杏花为题的“曲水流觞”佳话来。只恐,才情和文思不及王羲之他们甚远。不意间,发现溪中有锦鲤,正为游客添兴助乐呢。赶快欣赏,却发现,水中竟然有杏花的丽影儿,原来杏花们“近水楼台先得月”,她们临水而照,对影儿成双,将杏花的胜景翻倍,让杏花的剪影倒影到水中,衬托到蓝天上,也将游人的目光从近处推到远处,从低处拉到高处,其情意之绵绵,大有造出“主人留客江边宿,十月繁霜见杏花”的盛谊。

        不止如此,不仅如此,沿着溪水,脚踏溪畔小路,逶迤前行,顺势爬山,在峰转路回的重重山岚中,还能继续你的杏花盛宴——别忘了这里是十里杏花谷。在杏花的海洋中,“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你会看到不同层次不同颜色不同景致的杏花,拥有着仙家才有的幸福,这点,古人也早已提前享受到了:“溪头一径入青崖,处处仙居隔杏花。 更见峰西幽客说,云中犹有两三家。”

终于,在山中小路的尽头一个四面环山的山居人家,我们止住了“寻花问柳”的脚步。这是一处幽僻的农家乐,为最有诚意能踏访杏花到此的游人们提供最农家的盛情款待。从主客的寒暄问暖中可知道,彼此间,有的是旧相识,有的是新相知。此情此景,N年前N年前的古人也兴叹过:“去年涧水今亦流,去年杏花今又拆。山人归来问是谁,还是去年行春客。”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知音三五人,痛饮何所碍?彼时窗外零星杏花落,似邀来年赏花人。料得年年花开处,杏花依旧在,笑迎春风归。

 

 



相关专题: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打印本页
 
版权所有  2007-2014 壹定发官网登录

维护:牟平区实验小学网络中心